世界杯手机投注网站

独家网   外媒编译   2018-10-26 16:33  

微信截图_20181026162109

海蒂·克鲁兹(Heidi Cruz)长时间辛勤工作是为了养家糊口,就像你一样!

或者,至少她想让你这么认为。

克鲁兹是高盛(Goldman Sachs)投资经理,得克萨斯州参议员泰德· 克鲁兹(Ted Cruz)的妻子,严格来讲她并非正经历经济困难。

但最近,她以坚忍、勤劳的参议员配偶形象出现在《大西洋月刊》(Atlantic)的文章中,为了支持她丈夫的政治生涯而搁置自己的职业抱负,每周工作70小时支撑他们的家庭,“不仅因为她想这样,而是因为她必须如此”。

这个家庭的“主要经济支柱”是她,而并非是泰德。

据《大西洋月刊》作家埃莱娜·普罗特(Elaina Plott)的描述,克鲁兹的家和海蒂本人很像,尽管“价格昂贵、宁静,而且还铺着漂亮的布料”,但他们只有一处房产。

“是啊,我们已经在这里住了七年了,我们短期内不会再买第二套房子”。

不出所料,她有关家庭经济状况的“不接地气”的言论迅速引发网友吐槽,包括《赫芬顿邮报》(HuffPost)、《每日邮报》(Daily Mail)、《纽约每日新闻》(New York Daily News)和Twitter上的许多用户。

但克鲁兹远非唯一因为不了解普通美国人的经济困境而受到指责的政治家或政治家配偶,在一个日益不平等的时代,政客们的居所,度假地点,他们购买了什么,通常也被作为他们的政策和个人品德的延伸。

两个(或三个)房子的故事

克鲁兹家族没有度假别墅,这说明了他选择在整个政治生涯中如何展现自己,尤其是在2016年总统竞选失败后,以及在参议院竞选激烈竞争几周后,他出人意料地连任。

泰德和海蒂想让读者知道,他们并没有从泰德的政治生涯中获得经济上的好处。如果说有什么,那就是他们为了美国人民的利益做出了牺牲。

见鬼,他们连第二个房子都没有!

这种柔和模糊的个人形象塑造,并不仅仅是对羞于抛头露面的政治伴侣的惊鸿一瞥;克鲁斯夫妇试图改变他们的家庭形象,从而使得泰德的形象在选举前关键的几周看起来不错。(Vox已经联系克鲁兹竞选团队请其置评,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我们会在收到回复后更新。)

最终结果适得其反并不奇怪。

毕竟,在一个近一半的公民无法支付400美元的紧急开支的国家,哀叹自己没有第二套住房不是最好的选择,尤其是当你的丈夫投票(众所周知,他已经不受欢迎)强烈支持一项让富人和企业受益的税收法案时。

克鲁兹并不是唯一因为生活宽裕而受到批评的政治家——或者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妻子因为生活不够宽裕而感到难过——他们支持那些让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更加难入不敷出的政策

2012年总统大选期间,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因试图将他四年前购买的价值1200万美元、占地3000平方英尺的加州度假屋扩建成一个面积1.1万平方英尺、配有汽车电梯的庞然大物而饱受诟病。

我们不要忘记他的马术表演马“拉法”(Rafalca),他和他的妻子每年花在这匹马上的房费和培训费估计为7.7万美元。

我们不要忘记他的马术表演马“拉法”(Rafalca),他和他的妻子每年花在这匹马上的房费和培训费估计为7.7万美元。

这些批评并不局限于保守派政客。

在佛蒙特州报纸《七天》(Seven Days)报道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2016年买下了一所湖边别墅——他的第三处住宅——这位民主党社会主义参议员被指责未能践行他的左翼理想

根据《点名报》(Roll Call)的数据,国会议员的总资产至少为24.3亿美元。

《点名报》公布了一份国会财务披露表格的年度报告,试图剖析民选众议员的净财富。美国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的数据显示,2018年,国会议员家庭净资产中位数为51.1万美元,是美国家庭净财富中位数68,828美元的7倍多。报告还发现,至少有50名国会议员是百万富翁

雷切尔·谢尔曼(Rachel Sherman),是社会研究新学院(the New School for Social Research )的社会学副教授,致力于研究富有者的消费习惯。他告诉我们,人们对政客购置第二套房和三套房的评判并不是针对他们的财富,而是认为他们脱离了人民群众、忽视他们的需求。谢尔曼说:“我认为这很有趣,一些政客最终被归类为精英阶层代表,而有些则不会。这与他们的财富无关。”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在2004年的总统大选中,乔治·W·布什被形容为“可以和你一起喝啤酒”的候选人,比被称作遥不可及的“喝拿铁的自由主义”的对手约翰·克里要脚踏实地得多。

尽管布什继承了财富和新英格兰血统——一位家庭传记作者将布什家族描述为“美国历史上最成功的政治王朝”——比起家族产业所在的缅因州,布什与他曾经担任过州长的德克萨斯州的关系更密切

说句公道话,有人批评布什在他的德州农场上花了太多时间,却没人批评花在农场上的钱。

政客:他们希望我们认为他们和我们一样!

这种感知到的可靠性是有意设计的、具有战略性目的的。政客们不遗余力地培养真实可信亲民的形象,往往是因为他们比选民富裕得多。有时,他们会试图对自己的住房状况轻描淡写。其他时候,他们试图像普通人一样吃普通食物,结果却暴露出自己是用刀叉吃肯德基的有钱怪人

众所周知,议员们也会吹嘘他们在华盛顿的住所并不理想。数十名国会议员,包括南达科他州众议员克里斯蒂·诺姆(Kristi Noem)、肯塔基州众议员安迪·巴尔(Andy Barr)和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都曾吹嘘自己在办公室睡觉。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伊利诺伊州参议员迪克·德宾(Dick Durbin)因与前加州众议员乔治·米勒(George Miller)合租而闻名。(这栋房子在米勒名下,他在2014年退休后将它卖掉了。)

政客们努力看起来亲民,这种努力也延伸到了他们对着装的选择上班。

2016年,《点名报》报道了政客们穿上身的那件价值100美元的卡哈特夹克(Carhartt jacket),经常出现在竞选中,他们“假装自己是平常人”(克里曾经穿过这件,但是效果并不理想)。

同年,《时尚商业》(Business of Fashion)报道了几位造型师,他们的工作是让政客们看起来能干、合群,但又不太花哨。设计师科里·罗奇(Corey Roche )在接受网站采访时说:“你不可能在着装上花很多钱。除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我从未见过(男性)政客穿雨果·波士(Hugo Boss)或阿玛尼(Armani)套装。”

这些招数都有详细的记录,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海蒂·克鲁兹试图表现得像你和我,结果却弄巧成拙。许多美国人每周工作70多小时,正如她告诉《大西洋月刊》自己是这样工作的,但很少能像一个参议员和一位高盛投资经理的家庭那样赚到那么多钱。据Quartz计算,克鲁夫妇的年收入约为47.4万美元,这还不包括泰德的图书版权收入、海蒂在高盛的年终奖金,以及股票和其他投资资产。2016年,德州的收入中间值为56,565美元。

的确,与其他议员相比,泰德·克鲁兹并不富裕。这位参议员的净资产,根据《点明报》的计算,他的实际身价估计在20万美元左右,使他成为国会议员中的财富排在第332位。海蒂很可能是在跟同事们比较她的家庭经济状况,而不是跟普通美国人。按照这种逻辑,即使克鲁兹一家能够在某处购置第二套房产,他们也可能买不起他们想要的房子。

人们倾向于和周围的人比较” ,谢尔曼告诉我。“政客们常这么做——他们总想让自己看起来像普通人一样,但他们从未意识到自己有多富有,不管他们能挣多少钱。”但如果他们的年收入在50万美元左右,他们肯定属于收入前1%的人群,即使这个数字每年都在变。

归根结底,政客们把钱花在什么地方的说法,只会让人搞不清他们的政策对普通美国人的经济状况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在收入不平等加剧的情况下。

谢尔曼说:“无论泰德·克鲁兹有没有第二套住房,或者他是否能负担得起,不管你用什么来定义‘负担得起’第二套住房意味着什么,这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他所倡导的政策是否会帮助、或阻碍绝大多数人有房住、有饭吃、享受医疗保障?”

体现在克鲁斯身上就很明显了,他投票支持的税收法案,专家认为该法案只会加剧收入差距,他提出的卫生保健政策将是的慢性病患者不得不比其他人花更多的钱以获得保障,以及他曾称最低工资为“糟糕的政策”,他的政策并不能帮助,反而会损害工薪阶级的利益。

换句话说,即使他的家庭负担不起第二套住房,在某些情况下,他的政策让美国人更难保住他们的第一套住房。

原文:

https://www.vox.com/the-goods/2018/10/23/18015200/ted-heidi-cruz-rich-politicians

翻译:崔灏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myofficehelpdesk.com)。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三木 关键词: 美国 政客 不接地气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美国 政客 不接地气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